<var id="vpfpz"></var>
<var id="vpfpz"></var>
<var id="vpfpz"><span id="vpfpz"></span></var><cite id="vpfpz"></cite>
<var id="vpfpz"><span id="vpfpz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vpfpz"><strike id="vpfpz"><menuitem id="vpfpz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ins id="vpfpz"><span id="vpfpz"><menuitem id="vpfpz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vpfpz"><strike id="vpfpz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vpfpz"><video id="vpfpz"><menuitem id="vpfpz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pfpz"></var>

新華網:數字電網加汽車“新四化”可能帶來顛覆性影響

信息來源:新華網  發布時間2021-05-15

  新華網廣州5月15日電(記者吳濤)南方電網公司在15日舉行的《南方電網公司建設新型電力系統行動方案(2021-2030年)白皮書》發布會上宣布,將通過數字電網建設,支撐南方五省區新能源裝機到2030年達到2.5億千瓦以上,成為南方五省區第一大電源。專家認為,數字電網的建設,與汽車智能化、網聯化等互聯互通后,將可能給社會經濟帶來“顛覆性”的深刻影響。

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南方電網公司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李立浧說,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,要求必須加快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。而新型電力系統的顯著特征是風電、光伏等新能源在電源結構中占據主導地位,但由于新能源具有隨機性、波動性、間歇性等特點,電網在持續可靠供電、安全穩定等方面面臨重大挑戰。

  “新型電力系統將基于‘電力+算力’,以信息化、數字化構建新型電力系統,使系統‘可見、可知、可控’,實現新能源‘無條件’上網。”李立浧說。

  華北電力大學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認為,新型電力系統有顯著的“三雙”特征,即“雙高”(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和高比例電力電子裝備)、“雙峰”(電力網絡冬夏負荷高峰)、“雙側隨機”(供給側隨機性和需求側隨機性)。在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過程中,需要實現“橫向多能互補,縱向源網荷儲協調”,推動能源電力系統向清潔化、綜合化、智慧化和去中心化“四化”轉型。

  這需要以開放式、大力度的研發創新實現技術突破。南方電網公司總信息師余建國說,公司將建立聯合攻關機制,攻克一批“卡脖子”關鍵核心技術,在數字電網、大規模儲能、新型電工材料等領域產出一批原創技術,增強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科技支撐力和產業帶動力。

  以目標為導向找到合適的應用場景為抓手。“不管是場站設備、網廠并網還是儲能技術,都需要從中找到相應的應用場景并實現技術響應,否則將可能生產出很多沒有市場需求的技術。”曾鳴說。

  同時加快配套工程建設。南方電網公司副總工程師劉映尚說,公司將重點推進廣東、廣西海上風電,云南大滇中地區新能源,貴州黔西、黔西北地區新能源等配套工程建設,加快新能源接入電網配套工程建設,支撐集中式新能源基地和分布式新能源接入,確保新能源新能源“應并盡并”。

  “到2025年,南方電網將具備新型電力系統‘綠色高效、柔性開放、數字賦能’的基本特征,支撐南方五省區新能源裝機新增1億千瓦以上,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60%以上。到2030年,基本建成新型電力系統,支撐新能源裝機再新增1億千瓦以上,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65%以上。”劉尚映說。

  專家認為,數字電網疊加汽車“新四化”可能帶來顛覆性影響。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,能源是“主戰場”,電力是“主力軍”,而建設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,是推動電力清潔低碳發展的必然選擇。與此同時,當前,以新能源汽車為代表的“新四化”(電動化、網聯化、智能化、共享化)快速發展。今年1-4月,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達到75萬輛和73.2萬輛,同比分別增長2.6倍和2.5倍。

  中國能源網首席研究員韓曉平告訴記者,目前已有一些新能源汽車具備汽車和電網的互聯互通的技術,通過低谷時充電、高峰時上網,可以將汽車變成一個個微型電力儲能單元和調峰單元。

  “這意味著以數字化電網為核心新型電力系統,可以打通能源系統和交通系統的‘豎井’,形成一張巨大的網絡。不僅帶來能源供應的顛覆性應用,還將給經濟發展和社會治理帶來深刻改變。”韓曉平說。

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香蕉app